高新发展(000628.CN)

成都高新发展定增募资额再度缩水 业绩增长多来自关联交易

时间:20-09-14 13:22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成都高新发展(000628)定增募资额再度缩水 业绩增长多来自关联交易

在深度参与成都市辖区内的城市建设项目,特别是在承接了基础设施等建设类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后,成都高新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高新发展”,000628.SZ)急需募资输血。

但在终止2019年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后,成都高新发展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进展依旧曲折,从3月15日公布发行预案后,已经2次修订预案下调募集资金总额。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助推成都高新发展这两年业绩增长的更多是通过关联交易实现。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成都高新发展关联交易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5.88%、50.16%、74.90%,关联交易的增长速度远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

定增缩水

受再融资新规的影响,今年3月15日,成都高新发展终止了谋划近一年的2019年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推出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

在2019年定增预案中,成都高新发展拟向包括高投集团、空港集团和高科公司在内的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229.6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亿元。

在新方案中,高新发展此次发行对象为高投集团、空港集团、高科公司、四川资本市场纾困发展证券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都文化旅游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深圳金豆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君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其管理的君犀价值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君犀价值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认购)、上海世均宣达投资管理中心(普通合伙)、成都工投美吉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太和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西安智选之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四川制药制剂有限公司共12名特定对象。

新方案仅仅公布3天,成都高新发展就收到了证监会的关注函,要求说明部分成立时间短且未实际开展业务的发行对象的资金实力,并要求核查其他发行对象之间的关联关系,其他发行对象与高新发展、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之间是否存在股份代持、保底保收益等其他未披露的协议和利益安排

5月20日,成都高新发展回复了证监会的关注函,并修订了发行预案。修订后的方案,将发行价格从7.50元/股下调至6.66元/股,发行对象从之前的12家下调至8家,募集资金总额也从之前的7亿元下调至6.2亿元。

7月16日,成都高新发展又收到证监会的反馈通知书,此后成都高新发展再次修订了发行预案。

二次修订后的发行对象仅剩3家,分别为高投集团、高科公司、成都高新未来科技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来科技城”),其中,未来科技城为新增的发行对象,未来科技城、高科公司是高投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相应地,高新发展对本次募集资金的金额、发行股数等相关内容进行了调整,募集资金总额下调至2.72亿元。

记者了解到,迫使高新发展两次修订发行预案的主要原因是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监管政策发生了变化。

按照刚开始的发行计划,四川纾困发展基金、成都文旅集团、先进制造、成都工投美吉、金控金融等是高新发展拟引入的战略投资者。

3月20日,证监会发布了《发行监管问答——关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战略投资者有关事项的监管要求》(以下简称“《监管问答》”),明确了适用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基本要求、决策程序、信息披露等相关规则。

在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也要求成都高新发展说明四川纾困发展基金等是否符合战略投资者的相关规定;是否按照《监管问答》落实战略投资者相关要求。鉴于此,成都高新发展修订了发行预案,调减了发行对象,剔除了拟引入的战略投资者。

募资补血

尽管两次修订了发行预案,但是成都高新发展募集资金的用途始终未变,即全部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满足公司业务发展对流动资金的需求。

近两年来,在成都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背景下,成都市辖区内的城市建设增速明显,成都高新发展获取了成都高新区及东部新区辖区内的多个建设项目,公司的建筑施工业务收入因此大幅提升,从2017年的4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31.03亿元。

据悉,成都高新发展的建筑施工业务主要采用EPC模式,随着大量EPC项目开工建设,公司资金需求增加。而由于上下游资金收支比例和时间差异等,导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4亿元、-2.43亿元。

此外,在过去的发展中,成都高新发展的融资高度依赖于银行贷款,融资规模较小但利息负担重,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1~6月,公司利息支出分别为320.72万元、967.02万元、3046.3万元和2150.87万元,利息支出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44%、10.93%、20.96%和19.06%。

与此同时,近两年来,成都高新发展的资产负债率维持在较高的水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及2020年6月末,公司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3.90%、75.24%、81.21%、82.44%。

成都高新发展方面也坦言,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张,仅依靠自有资金及银行贷款已经很难满足公司快速发展的需求,此次非公开发行的目的就是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优化财务结构,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水平和财务风险。

关联交易大增

作为成都高新区管委会唯一的国有上市公司,成都高新发展在承接当地政府的建设施工项目中拥有较大的优势。截至2020年6月30日,成都高新发展全资子公司成都倍特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累计已签约未完工订单金额约137亿元。

这些建设施工类项目多为关联交易,因此这两年来,成都高新发展的关联交易规模暴增。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成都高新发展历年年报了解到,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高新发展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73亿元、9.53亿元、33.1亿元,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48.59%、66.47%、247.33%。

在上述3年中,成都高新发展向关联方出售商品/提供劳务类型关联交易总额分别为0.91亿元、4.78亿元、24.8亿元,其中2018年度、2019年度,公司上述类型的关联交易额的增长速度分别达到了425.3%、418.8%,远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

同时,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成都高新发展该类型的关联交易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5.88%、50.16%、74.90%,也是就是说,高新发展近两年的业绩主要来自关联交易。

成都高新发展论证了关联交易存在的必要性、合理性以及关联交易价格的公允性,并表示,公司需要抓住成都高新区和天府国际空港新城建设的巨大机遇,通过大量参与区内项目建设充分积累项目建设业绩、储备足够金额的净资产,以获取更高级别的建筑业企业资质证书,为公司下一步拓展区外业务奠定坚实的基础。

但业内人士分析,大量的关联交易不仅会增加公司的经营风险,影响公司独立经营能力,长此以往过分依赖关联方,会导致公司抗外部风险能力和市场竞争力下降。

针对屡次调减募集资金对公司的影响以及是否有减少关联交易的计划等问题,本报记者向成都高新发展方面致电致函,截至发稿,仍未收到正面回应。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